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迪克牛仔女儿 >> 正文

【流年】守望着琴音的金老鼠(短篇小说)

日期:2022-4-2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静静的夜,宁静的我,还有一室寂寞的灯光,一如往昔。

我拿出首饰盒。一个精致的红木小匣子,一把做工精细的银锁锁住了这个匣子。我轻轻地抚摸着它,就如抚摸我如雪齐腰的长发,一丝一缕,一寸一尺。我要感受岁月赋予它的温度,还有历经沧桑世事后的质感。我舍不得剪掉这匹雪白“银缎”,就如我不愿意割舍那份记忆,也是我对你的允诺。这盒子陪伴我好多年,到底是多少年啊!长得我都无法计算。拿出钥匙打开盒盖,里面有一把口琴,还躺着一块桃红的丝绸,叠得四四方方。我摩挲了一下口琴,然后一层一层地剥离绸布,从红绸布里露出了一个金光闪烁的坠子。我颤巍巍地从绸布里拾起它,放在掌心,端详着,这是一只金老鼠,闪烁着熠熠的光彩,岁月的流逝没有让它刻上丝毫的印记,它还是如多年前那般闪亮。

哎——

你活着也应该如我这样苍老了吧!你的身子应该比我更能抵御岁月的风霜。可是你过早地睡去。睡吧!睡吧!睡着了,人也就永远停留在那青葱的岁月里,永远那么年轻,那么有活力,不像我苍老如斯……

有一天我也会睡去,睡着了,红尘的零零种种也就与我们无关了……

看着手心里的金老鼠,一滴老泪滴落在它身上,瞬间滑落在绸布上润湿了一块。

那是好多年前,好多年前的事情了。

那是刚解放不久,一个初春的时节。山尖还有明晃晃的白雪,山下已经是一片春意葱蓉。桃花开得红艳艳的一片,梨花、李花素白典雅,点缀着古朴的山村。农忙以后,村里就在忙着筹划着春社活动。说是春社,其实已经失去了春社原有的模样。祭祀土地仅仅只是一种形式,而主要是全村的男女老幼借着这个日子欢快一阵子而已。

记得,那天早晨,我穿了一件月牙白的袄子,一条淡蓝色滚边的棉裤,一双黑鞋面点缀了几朵小黄花的绣花鞋,梳了一条油光水滑的长辫子。在发辫的顶端别了几朵桃花。提了一个竹编的篮子。篮子里放着十几枚熟鸡蛋,还有一双我给哥哥做的没有完成的鞋底。在篮子上我罩着一块我用白布绿线绣的葭草。准备今天参加春社集会,有空闲就做做。

刚走出门,树上的鸟儿就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堰塘里的水依然缓缓地流着,不紧不慢的姿态让你有一种错觉,水没有流动。站在堰塘边,抬头看树上的鸟儿跳跃着,欢叫着。我也被它们所感染,心情也如它们那般雀跃。突然看见堰塘的水里映着一个姑娘,和自己的穿着打扮相似。白里透红的脸蛋,杏眼,柳眉,含着一汪春水。月白的袄子虽然有些厚,但是很合身,身材的曲线隐隐约约显露出来。衣饰虽然简单,可是清新雅致,很是动人。正想仔细瞅清楚是谁,才发现,水里的那个姑娘正是自己的倒影。羞得我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我知道村里的人都说我长得漂亮,是十里八村最漂亮的一枝花。还给我取了一个雅号——沉鱼。说是只有镇里宇文家的大公子宇文明与我相匹配。可能是遵循了美女配英雄的法则吧。听哥哥们说宇文明是一个能文善武的后生且英俊不凡,宇文家准备把他培养为接班人。想把他送到部队,继承宇文家的衣钵,实现宇文昌的梦想。宇文昌一直想穿上戎装驰骋沙场,造化弄人,弟弟宇文华有了这样的机会,跟随大部队参加了征战各地,而他却被派回了阿所拉从事地下工作。所以他非常希望儿子能完成自己的宏愿。现在虽没有战事,但是也希望儿子能到部队跟随他二叔宇文华锻炼,成长为一个真正的男子汉。

宇文明还真没有辜负他的父亲,从小喜欢锻炼,练就了一副强健的体魄。并且文化知识也从未松懈,是他们同龄人中的姣姣者。又好朋友讲义气,经常都能听见人讲他扶危济困,所到之处,总有一群后生簇拥着。因此在众后生的心里他就是英雄。自然也就成了众多姑娘心里的白马王子。

宇文家是长官司的名门望族。不是因为他们家是大地主。而是因为他们家充满着传奇。宇文明的父亲有三兄弟,老大、老二参加了共产党,拿出家里所有的家底,为阿所拉的解放做出了贡献,老三参加了国民党,是解放前阿所拉的警备司令,解放后被枪毙。而宇文明的父亲宇文昌,因解放阿所拉做出了卓越的贡献成了长官司的区长。当然我家在长官司也还算得上殷实之家,只是无法和宇文家相比。土地改革后,我们两家都成为了普通人。因在解放前种下了善因,现在收获了善果,不仅没受到村里人的歧视,和他们还亲如一家。

再仔细地看看水里的我,也有了几分满意。之前还真没这样端详过自己。以为她们是笑话我的。看着树上的鸟儿如此蹦跳得欢快,是不是好事近了。今天是不是能见到宇文明!脑子里,一下蹦出这个名字把自己都吓了一跳,脸又是一阵发烫。宇文明,我还真没近处看过他。那次看见他很是偶然,且是一年以前的事情了。

那是去年的春天,我和弟弟到村头放风筝。那天天气很好,天蓝得透亮,偶尔有几缕白云在空中飘过。一大群鸽子在空中盘旋,翅膀发出的嗡嗡声,让我感觉到它们的自在与喜悦。风若游丝一般轻轻地吻着脸,已经完全没有了冬风的凛冽,而是如姑娘的手柔软而温情。花大多凋谢了,偶尔还有那么几枝点缀在翠绿的叶间。

弟弟软磨硬泡硬要我陪他放风筝,实在拗不过他,只好陪着他一起到了山坳里的一块空地放风筝。我们的风筝是一只大雁。我一直都喜欢雁,特别喜欢看雁群掠过头顶,总感觉很温暖,那是回家的感觉。我拿着线盘,弟弟拿起风筝猛一阵飞跑,感觉风筝已经很平衡地悬浮空中就放开手,风筝趁着风势慢慢攀援,越来越高。看着风筝翱翔在蓝天上,弟弟甭提多高兴。我们把线越放越长,风筝也越飞越高。突然一阵大风吹来,拉着风筝的线断了,它急速向山坳那边坠下。弟弟和我也跟随着风筝追到了山坳的那边。远远地看见风筝挂在一棵很高大的树尖上,树下有一个赤裸着上身的后生在砍柴。我远远避开,让弟弟过去捡回风筝。可我看见弟弟站在树下乱转,好似毫无办法。接着我看见那个后生对弟弟说了什么,然后像灵猴一样攀爬到树上,几下就爬到了树尖,把风筝取了下来,弟弟高兴得又蹦又跳地鼓着掌。

后来弟弟告诉我,那个后生是宇文明。我只感觉他高大灵巧,攀爬的动作敏捷而灵活,就像一只长臂猿。因为太远根本无法看清他的脸。可是那攀援的动作已经刻在了我心里。

春天又来了,鸟儿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像在报讯着喜事。难道今天真能见到宇文明。想着平日里众人唠着什么美人配英雄,又想起一年前那个灵巧健硕的他,脸没有来由地发烫。

弯弯曲曲的田埂蜿蜒向前,我步履轻快而急促,像一只欢快的鸟儿,想立即飞到春社集会的地方。可是这一片片浅鬣寸许的秧田,却总是走不尽,那欢悦的集会好似很远。心越急,步履越乱,几次差点掉进了秧田里。我不由得停下了脚步,调整了呼吸。那么着急干嘛呢?不论今天是否能见着,也不用那么着急啊!若有缘,就能相见,若无缘见了面也会后会无期。之后,脚步变得不紧不慢了,没有一会儿的光景,我听到了欢天喜地的锣鼓声,已经到了。

还是来晚了,祭祀活动结束,已经开始联欢了。村里的腰鼓队率先上场。看着队伍里上下飞舞的红绸,听着叉清脆明亮而富于变换的节奏,心也随着鼓声翻腾。蓦地,我在队伍的最前排发现了宇文明。穿着白色的对襟褂子,白色的裤子,腰间扎着红色的绸布,鼓棒尾部也是红色的绸布。虽然天还凉,可那赤着的臂膀没有丝毫的颤抖,依然有力地舞动着,脚步也随着叉声翻腾飞跃着。尘土四下飞扬,弥散在空中,就似那大漠飞舞的黄沙。而尘沙中舞动的红绸是那般耀眼,有一种力量敲打在心上,一种精神让血液沸腾。打着腰鼓的后生,头上脸上挂着汗滴,骤然觉得冬天已然过去,春天已经来临。阳光照在他们身上,那滴滴汗珠闪烁着晶莹。宇文明更是被一层光晕笼罩着,矫健的身姿就似上下翻飞的鹰,手臂块块凸起的肌肉就似鹰的翅膀,美极了!我看痴了。

鼓声随着叉的戛然而止也停止了。接着进行唱歌、舞蹈的表演。我擅长唱歌与舞蹈。歌舞一开始,就被村里的几个姑娘推到了场地的中央。在那样的情形下容不得我矫情、扭捏,只有大方地唱了一曲《南泥湾》。我提着篮子,便有了道具。于是一边唱歌一边提着篮子转动着,舞动着覆盖在篮子上的葭草帕子。唱着唱着有些忘我,完全沉浸在了歌曲的意境中。突然,发现一双热辣辣的眼睛注视着我。寻着感觉望去,原来是宇文明。顿感欣喜,歌声越发动听,动作也就越发舒展,脸上在不经意间爬上了两抹红霞。

我的表演结束后,大家提议演唱《花儿与少年》。这首歌曲是那个年代最具代表性的男女双人舞蹈的曲目。所有人都心照不宣,这是为了让平日里心仪的男女提供述说衷肠的机会。随着歌声响起,我羞涩地退到了一边,还真没有一个合适的对象与我共舞。并且在这样的境况共舞的男女一定是郎情妾意。而我……

但我多么希望能与宇文明一起跳这曲《花儿与少年》。可是他会怎样想?他会来相邀吗?会有我这样的心思吗?心里忐忑难言,期待和不安交织在心里。正在我低首沉思时,一双剪口黑布鞋出现在眼前。抬头一看是宇文明,他做出邀请的动作,眼里满含期待。那一刻我心里像吹进了一阵春风,酥酥的,痒痒的,心是那般烫贴,更是有热浪在涌动,心中的绿草繁茂滋长,绿树吐绿成荫。

想到那次共舞,心里至今还是暖烘烘的。命运啊!就这样跌落在那次舞蹈的心动里。无论过去多少年,我的心里依然牵挂着、惦念着,那个和我舞蹈的少年。

集会以后,宇文明告知家里希望娶我为妻。他的父母对我与我们家的家风非常满意。于是我与宇文明的婚事就定了下来。虽然没有再按照旧时的礼仪进行,但是说媒、下聘还是有的。那些时日是我和宇文明最幸福与纠结的日子。

虽然解放了,宇文明与我家都属于比较开明的人家。可是古老的习俗还是让我们不敢大胆地去触碰,去挑战。然而彼此的思念,却让我们无法用理智来克制自己的行为。还是偷偷地相约在村外的那片树林里见面述说思念。

那是盛夏的一个傍晚,太阳就要落在山的那边,余光投射在小树林里,把翠绿可人的叶片照射得更加透亮。暑热慢慢褪去,树与匍匐在它脚下的夕颜精神抖擞地站立着,就似笔直站立的宇文明。他挺拔的身姿就似伟岸的松柏,宽阔的双肩让人安稳而踏实。面对夕阳站立着,双手抱在胸前,夕阳的余光披在他的身上、脸上,给他镶上了一层金黄。一种无上的勇气和无畏无惧的味道从他身上慢慢发散开来。此刻,我感觉此刻的夕阳比朝阳更动人。很多时候人们朝着希望都有劲头与勇气奔赴,然而,面对没落和死亡,人们会恐惧,甚至逃逸。然而眼前的夕阳就似一个勇士,毫不犹豫地走向黑暗。我心里猛然一紧,我怕有一天,宇文明也会像夕阳那样朝着理想无畏无惧的奔赴。而我却追不上他的脚步。他和夕阳已经浑然一体。

我倚着宇文明身后的一棵树,不想叫他,不忍破坏夕阳中的那幅美丽画卷。我就这样远远地静静地欣赏着宇文明与夕阳。直到宇文明环视四周四处搜寻,我才从树的背后走了出来。他微笑地看着我,脸上有激动的微红。

那天,我穿了一套淡蓝色的碎花偏襟单衣和裤子,一条独发辫。手里拽着一把口琴。那是准备送给宇文明的礼物,今天他满20岁。老早就知道,他的口琴是我们长官司吹得最好的。据说他的琴音能引来百鸟与蝴蝶,或许这是夸张。可是我能感觉他很挚爱口琴,那天跳舞的时候胸前就挂着一把口琴,但有些破损了。我希望送这把口琴一直伴随他,无论我是否在他身边。看着口琴就如看见我一样。没有想到,两年以后我见到了烈士证书,还有这把口琴。

我慢慢走近他,心里砰砰直跳。低下头边走边玩弄着衣襟,脸一阵阵地发烫。

“来了啊!”听见他的问话声有些颤抖。

“嗯,来了。让你久等了!”我小声回答道。

“没有!没有!我也刚来一会。”他的声音急促还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慌乱。

之后就是一阵沉默。彼此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还是他打破了沉默。

“马兰,有些天没见着你了,有些惦记。今天约你出来是有一件东西想给你,希望你别拒绝。”他的声音里满是期待。

“我也有一件东西给你……”我的声音小得如蚊子的嗡嗡声。可是他还是听见了,欣喜地说:“真的吗?”高兴之情溢于言表。

我一个劲地点头。

他突然大笑道:“真像一只可爱的小母鸡……”

我羞得有些不知所措,抓起地上的草就向他扔去。他一下握住了我的手,并深深地注视着我,我不敢看他,低下了头。但能感觉到他的眼光在我身上温柔地抚摸,目光所触及的地方就会触电般地颤抖。蓦然觉得很是失态他放开了我。大家都闹了一个大红脸。

我打破了尴尬。

我说:“知道你今天生日,准备送你一件礼物,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就自己做主给你挑选了礼物,拿去吧。”

他高兴地说:“是鞋垫,还是鞋子?”

“你自己看吧!”

癫痫病吃什么药才能治疗好
江苏公立癫痫病医院
治疗继发性癫痫病方法

友情链接:

鹰视虎步网 | 斤怎么减肥 | 珍珠草图片 | 宝湾传奇 | 杭州最好玩的景点 | 快播种子大全账号 | 雾天行车开什么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