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工程管理专业好吗 >> 正文

检不了,查不出? 新华社五问“毒跑道”之四

日期:2019-12-1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检不了,查不出? 新华社五问“毒跑道”之四

新华社北京6月13日体育专电 题:“毒跑道”为什么检不了,查不出?——新华社五问“毒跑道”之四

新华社记者

校园塑胶操场、跑道是否符合相关标准?记者采访发现,相关标准制定和修订相对滞后,无法完全保证校园塑胶操场、跑道质量。

业内人士表示,正因为目前没有严格对口的安全环保方面的强制标准,一些跟招标方关系好的工程商,就会建议对方把自己手中已经满足的标准列入招标条件,达到自己中标的目的。

严格来说,在聚氨酯跑道铺设的施工前、中、后都要进行检测和监督。但在招标、施工环节相继“沦陷”后,最后的验收环节也多半是走形式。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施工承包人透露,在施工过程中,只要铺得平整,视野效果好,质量方面甲方一般也不会说什么,验收基本都会通过,不用送检。即使要送检,送检的样品和实际使用的也会不一样,而且专业的检测机构很少,一般位于省城,送检耗时费力。

另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某地教育局分管基建的副局长对记者坦言,2015年之前,塑胶跑道的工程验收从未包括甲醛、苯、二甲苯等有毒物质检测,验收内容仅为跑道厚度等内容。2015年,江苏等地相继曝出“毒跑道”事件后,各地增加了塑胶跑道挥发成分的抽检。这位副局长表示,这个地区的抽检率为50%。

业内人士介绍,校园操场建设目前普遍使用或适用的两项国家标准是GB/T 22517.6-2011《体育场地使用要求及检验方法第6部分:田径场地》和GB/T 14833-2011《合成材料跑道面层》,规定了苯、甲苯和二甲苯、游离甲苯二异氰酸酯、重金属这些有害物质的限量。

广州同欣体育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化学博士陈晨表示,目前广泛被提到的国家标准,都不是强制性的标准,T代表推荐;且国标2011版实际是在1993年国标的基础上进行了修改而形成的,“很少这么大时间跨度不更新的,一般要几年更新一次”。

广东省体育设施制造商协会副会长、长河集团董事长赵文海认为目前国标已经“不够用了”,比如对于氯化物、TVOC等有害物质没有规定,需要与时俱进。

陈晨说,去年“毒跑道”事件爆发之后,由深圳市教育局委托深圳市建筑科学研究院编制完成的《合成材料运动场地面层质量控制标准》,广州同欣等广东省体育设施制造商协会成员也参与了起草。这是国内首个塑胶跑道工程建设标准,在今年3月向社会公示并征求意见,目前处于试行阶段。这个标准主要在GB/T 14833-2011基础上,扩大了有害物检测范围,引入了对多环芳烃、短链氯化石蜡和TVOC等限量标准,并且对进场材料、施工过程、跑道成品都要进行检测和监管。

据介绍,深圳标准还明确规定了哪一项不合格要怎么处理,比如重金属超标必须铲除,TVOC超标则可以放置一个月再检测。

对于检测的监管,赵文海无奈地说:“现在的送样检测广受吐槽,因为送样检测报告有可能作假,送去的样本未必是实际使用的东西。应该是原材料检测,做完后现场检测。”

部门之间监管职责不明也是“毒操场”验收环节形同虚设的主因。一位厂商表示:“塑胶跑道的监管确实有点三不管,教育部门说我不懂,属于体育部门;体育部门说学校的事情怎么会跟我有关;质监那边说你们这属于基建,走的是基建招标,不是货物采购,不归我管;住建部门又说,你这又不是房子,跟我们没什么关系。”

陈晨说,这些年来,由于监管不力、归口管理模糊、片面追求低价、没有对口强制标准等问题,情况比以前更加恶化了。“确实需要警醒,并进行严格监管。”

更为重要的是,在多地集中出现“毒操场”事件后,却鲜有人被问责。一位业内人士说:“去年‘毒跑道’的事情,最后说来说去都是材料的事,招投标本身没有追责,违法成本太低。”武汉可以治愈羊羔疯的医院黑龙江有哪些治疗癫痫好的医院合肥癫痫病到哪治疗

友情链接:

鹰视虎步网 | 斤怎么减肥 | 珍珠草图片 | 宝湾传奇 | 杭州最好玩的景点 | 快播种子大全账号 | 雾天行车开什么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