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斤怎么减肥 >> 正文

【江南】你使我的年月窄如手掌(小说)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再见,旧时光。】

桑然唱歌的时候一转眼就瞥见青蔷略带迷惘的目光,甚至隐隐透着点暧昧。

整个包厢嘈杂得要死,她一个人坐在角落,个气场是慵懒的,像一只假寐的猫。但是她的目光看向他,他绝对可以确定,从头到尾他看了不下六次。单身男女派对,这样的目光如果不是暧昧还会是什么?

【七公子】

屏幕上跳出:往事不堪捡,再提也无妄的时候,七公子的头像就变成灰色的了。

顾青蔷关上了企鹅,抬头看看窗外的天色,依旧是阴霾。无论多久她都觉得不习惯这样的天气,虽然她是一个很懒很懒的人。

顾青蔷长着一张娃娃脸,蓬松柔软的黑发,很小巧的人。没有工作的时候总是睡觉,睡觉,睡意朦胧,整个人软得像一只慵懒的猫。但即使这样,雨天她一样不喜欢。年假不可多得的日子里,她讨厌下雨。雨中……总让人觉得一切都变得异常孤寂。就好象,几个小时前遇见桑然。

现在凌晨一点五十三分,距离派对结束,分开时间刚好是两个小时,她觉得有些莫名的想笑,为什么还要记得那么清楚?

或许刚开始的时候她没有留意任何人,可当桑然唱:想回到过去,让故事继续,至少不再让你离我而去时,还是忍不住回头。然后是激动?开心?

至少她是震惊的,不过,事隔那么多年,他早已忘记她是谁了吧?

现在,她二十三,他二十四,晃眼已经六年。那些少女时代单纯的幻想,她还有多少?

不多了……她已不再单纯。

【桑然】

他们相遇得很狗血,或者对他来说,相忘也同样狗血。匆匆擦肩而过,注定不会有太多交集。

高二那年他打架,外面大雨倾盆,老班让他出去淋雨。她坐在隔壁楼的窗台边往下看,看雨将他的脸色浇得苍白,而他的唇依旧抿得很紧.

那是一种,很倔强的表情。

也是那天,她向妈妈撒谎丢了伞,淋着雨回家。水蓝搭配白梨花的伞,她奔下楼给了桑然,忽略了他所有错愕的表情。

开始的开始,谁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呢?

现在的桑然,意气风发,那样倔强到可爱的表情,或许再也不会有了。多年后的他和自己,都已经不是孩子。

她承认自己喜欢过,期待过,但如果真的岁月倒流,她恐怕还是那个喜欢坐在窗边沉默的女孩,看他进校出校,看他和朋友三五成群穿西装装成熟,或者如那次打架,用自己的方式诠释流年。

想回到过去,让故事继续,至少不再让你离我而去。

回不去了。

【往事。】

她不是情圣。六年足以将岁月雕琢变色。六年里,她也谈过几次恋爱,最后一个就是简云。

简云说,青蔷,你不爱我。

但是,什么叫爱?她试着去接受,如果说她爱得没有简云多,她承认。有些人是会记住一辈子的,就比如桑然。

七公子说,往事不堪捡,再提也无妄。那么对那样往事,也就算了吧。

【天桥 ,雪。】

从公寓到公司要路过一座天桥。

顾青蔷喜欢这样的天桥,无论是夜色中天桥之下迷离橙黄的灯光,还是像现在这样清净无人的晨色。

顾青蔷在一个小摊点上随意喝了点豆浆,一起身对面就站了一个人。很利落的黑色短发,颜色暗灰的长风衣。风衣长不过膝,服服帖的穿在他身上,显得身材很修长。

冬日的天气已经很寒冷。顾青蔷吐出灼热潮湿的气息,干涩道:“桑然……”

桑然笑了。虽然很淡,但是似乎很轻松,“我真怕认错人,”他说,“看来我没有记错。前几天见过你,顾青蔷,对么?”

“恩。”她迟疑的应着,和他走出简易的小棚子。

他记得她,不过记得的不是高中时代的她,而是之前的。

总有这样那样的失落。像是几年前稚嫩的自己一样。

清早的长街起了风。飘起了一点两点的雪花。那些摊子的主人开始收拾东西卷起伞蓬准备离开。电动车从身边不断经过,但两个人彼此无话。

桑然突然转身面对她,来来往往的人都与他们无关,他嘴角噙着一抹苦笑,“我这个人难道很没意思?”

他的表情有点可爱,顾青蔷终于忍不住,笑出声音来了。连那点若有若无的失落都消失无踪。

“为什么这么问?”

桑然与她并肩走在一起,“看见你那么沉默,问问而已。”

“我在想些事情。”顾青蔷慢慢找到了自己最自在安然慵懒如猫的感觉,“比如,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来找人。”

人人都在雪中急速行走,桑然的脸上带着寂寥的微笑,“找到之后或许就回去了。”

“……是谁?”顾青蔷头发被风雪吹得乱了,声音也被风雪吹得飘渺不堪,他听到了。

桑然笑笑,咀嚼一般,“白熙。”

【白熙】

白熙是桑然的女友。

他没有多说什么,甚至是为什么要找她,她又为什么离开。而顾青蔷在桑然吐出那个名字的时候,竟然也哀伤的眼眶发热。

是谁说,缘起缘灭,缘聚缘散。是谁说,开始的时候,我们就知道,总会有终结。

“那……祝你早日找到她。”她紧了紧脖子上的围巾,笑的阳光灿烂,让灼热的眼眶迎着寒冬里的风,微眯着眼。

“谢谢。”桑然的眼睛柔和的弯了起来,带上舒心的笑,然后平和下来,看着顾青蔷微眯的眼睛。

“我以前……是不是认识你?”

“你觉得认识我?”顾青蔷反问一句,扑面的雪融化成淡淡的水渍,像是心底沁出的眼泪,可是她依旧笑得很灿烂。

“很面熟。”桑然的眉又弯起来,“可能是我记错了。”

“我是第二次见你。”顾青蔷抬着头,柔软的发在额前荡着,笃定的再次说道,“前几天是第一次,今天第二次。”

有些东西,像是暗夜里静静流淌的河水。以为它会永远流淌下去,它却悄无声息地,就走到了岁月的终点,不舍也要告别。

【简云,假面。】

楄茶路。

两个人很默契的在同一家餐厅门口停下来。餐厅的门是很普通的茶色玻璃门,桑然站在门下笑着看向顾青蔷,“真的很巧。难道你也是来找简云的?”

玻璃门被大力拉开,简云从里面跳出来,天气寒冷但是室内暖气开得很足所以他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没有系领带,戴着一副无框眼镜,半长的发丝时尚而随意,掩住眉目间的深邃。整个人非常干净清爽。

“你们两个人怎么一起来了?”简云盯着顾青蔷,“不会那么巧遇到吧,你们认识?”

“算是。”顾青蔷点点头,“今天偶然碰见的。”

简云揉着头发笑:“还省得我介绍。你们快进来吧,外面冷。”

餐厅里有些暗,但是却让人觉得有种温馨的宁静。除了前面喝酒的大厅,其他地方隔成一个个情侣包厢或者家庭包厢。整个餐厅颜色很柔和,都是浅淡的色泽。

因为是早上,所以客人很少,简云带着他们进了一个半封闭的包间。

桑然笑了,“你什么时候有了这家餐厅?”

“半年前。”简云瞄着顾青蔷的表情,话却是对桑然说的,“原来的老板要出国,所以我把这家餐厅盘下来,中间没少费周折,这些老古董看我年轻以为我好糊弄,哈哈。”

他笑的很恣意,还带着点孩子气的阴险。黑色的眸子里闪着难以察觉的自豪,“所以说这家餐厅是我一点一点打理出来的,怎么样,不错吧?”

“是很不错。”桑然倚着松软的沙发,“布局装潢都很好。”

顾青蔷笑的很淡。简云和她认识两年,两年不长不短,而半年前,是他们分手的时候。她一直觉得像简云这种人,应该是在祖荫下混饭吃的幸福小子,可是他并没有选择那条舒适畅通的路。或许,也是因为自己。

于是她笑的有点酸涩。

简云眉开眼笑,“我说顾小姐,你怎么一来就盯着我看?我知道我玉树临风对女人魅力通杀,不过你都看了那么多年怎么目光还如此炽烈……”

顾青蔷给他一个白眼开口道,“难道我的炽烈那么明显?”

“赤裸裸的炽烈。”简云点点头以示肯定。

“那我努力收敛一点。”顾青蔷耸耸肩。

简云笑的更加欢畅,“多看几眼也没有关系。”

“那你把眼镜摘下来我拿在手上看着,省的他挂在你脸上我还要抬头,多累啊。”

“不是吧。”简云一脸挫败,用手推了推眼镜,“偶尔斯文一下也要被你挤兑。”

“你又不近视,”顾青蔷表示鄙视,“况且斯文也不是你这样的,你这叫装模作样。”

“好吧好吧。”他摆手,给桑然递了一杯水,“瞧见没,像顾青蔷这么伶牙俐齿的人,以后肯定没几个人敢要。”

桑然有些好笑,“不管别人怎么样,我倒是第一次看见你被噎得说不出话。不过看来你毕业后过得还不错。”

简云盯着桑然瞧了会儿,表情也平和下来,“你呢。”

【近。】

桑然没有接话,可是他的目光却由平和变得突然亮了起来。

半封闭的包间的遮掩物是一片红色的珊瑚,珊瑚之间嵌着蓝色的鱼,看起来非常漂亮,可是桑然看的并不是这些,而是一个即将消失的背影。

晕黄柔和的灯光之下,白色的身影显得异常宁静。顾青蔷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耳边似乎还回荡着之前的简短的对话。

“我来找人。”

“……找谁?”

“白熙。”

桑然像疯了一样的冲出去,顾青蔷知道那是一种失而复得的狂喜。

简云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抬腿便追,“阿然,你冷静一点!”

顾青蔷出来的时候只看到一辆出租车的尾影。两个大男人孤零零的站在餐厅门口。

桑然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简云安慰似的大力拍了拍他的肩,“你等着,我去开车。”

【局外人】

简云开车时的表情非常平静,车却越开越快。他并没有去追那辆出租车,而是找到了他的店员杜翎,白熙的朋友。于是他顺理成章的要到白熙的住址。

上班的人越来越多,柏油路面下了薄薄的一层雪,又被脚步踩得水淋淋。街道变得喧嚣起来。

汽车驶过街道,穿过人烟稀少的高速公路,两边的景物疯狂的倒退,仿佛他的心情比桑然还要焦灼。

车里非常安静,三个人默契的保持着沉默。桑然的唇抿的很紧,漠然的开口道,“加速。”

那样的感觉像是高中的时候一样飞扬跋扈了。顾青蔷看着几个路口的自动拍摄相机积极地闪个不停,简云依旧平静的踩着油门,只是沉默着加速。

他们在拼什么?好像自己是个局外人一样,还是说本来就是?

【伸缩自如的爱】

汽车在一个小镇的街道上面停下来。街上是来来往往的行人,自行车,摩托车,脚下的地面带着斑驳的裂痕和黑色的油污。好像一脚踩下去就会沾染一身污槽。

桑然踩上一滩积水,却并没有迟疑的直接穿过了小巷。

简云揉了揉冰冷的太阳穴,开始倒车。

顾青蔷望着窗外倒转的景色,惊讶的看着他,“不等他?”

“你想等?”他玩味的转头看着她。

“随便。”顾青蔷垂下纤长的睫毛,便不再回答。简云笑了一下,边倒车边漫不经心的说道,“这个小镇叫怀戚,是白熙老家。”

“你怎么知道?”她抬起头,冷不防撞上简云凑近的目光。他把车停在路边,转过头露出好看的笑,“我们大学就在一起,桑然对很多事情漫不经心,即使是这样的小事。如果他不是那么粗心不够浪漫不够温柔,或许白熙不会走。”

“你想说什么?”顾青蔷的声音变得不自然,像是被发现心事的小学生,那双漂亮的圆眼镜都像猫一样眯了起来。

“你紧张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简云略显低沉的声音有种低沉冰冷的锐利,“我只是想你知道,他虽然不错,但不是最适合你的。”

顾青蔷突然抬头看着他,目光里满是惶恐不安。简云如此说是什么意思?桑然之于她,就像是一个尘封的已久的秘密,知道的只有自己。或者说,还有一个未曾谋面的网友七公子。

她并没有告诉简云什么往日的事情,那么他是如何猜测的到的?

因为不知道,所以她再次盯着简云的眼睛,她要他自己说。

简云没有再说自己玉树临风对女人魅力通杀,似乎也是想到顾青蔷在等着什么,于是他回过了头,看着挡风玻璃外纷飞的雪花,拿下了故作斯文的眼镜,自嘲的一笑:“你不用想我怎么知道你喜欢桑然。我承认,我就是那个网友七公子。”

【谁最狡猾?】

顾青蔷打开车门,踩着雪水走的很快。

简云关上车门的声音很响,然后大步追了过来。雪还很薄,路边积水渐盛,汇成一条一条乌黑色的小水流。她踩过细细的水流,准备走过这条小街去打车。简云却从后面抓住了她的手。

他的手指修长而有力,因为寒风飞雪所以有点冷。但是声音依旧有股低沉的锐利:“你究竟要躲到什么时候?”

“我躲不躲用你管么?”她甩开他的手,“你在一旁看着笑话继续自在痛快岂不更好?”

“你究竟要说什么?”

“我说什么你难道还听不出来?”顾青蔷直视着他,以为气愤脸色涨得通红,“你既然都知道那些事为什么还装作没事人一样约我们见面?你让我看着桑然追女朋友很好玩?很好笑?很痛快?”

她一口气问了三个问题,简云蹙眉沉默。雪落的很静,偶尔路过的人都行色匆匆,似乎并没有人注意这里。他用手轻拨了一下额前的发丝,那双漆黑的眸子也被手指覆盖看不清楚。然后他低低的说着,“顾青蔷。你不觉得自己很狡猾吗?”

武汉哪里治癫痫
如何预防癫痫小发作
哈尔滨治疗癫痫医院排行榜

友情链接:

鹰视虎步网 | 斤怎么减肥 | 珍珠草图片 | 宝湾传奇 | 杭州最好玩的景点 | 快播种子大全账号 | 雾天行车开什么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