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烹饪调味配方大全 >> 正文

【丁香•祝福江山】带刺的白玫瑰(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白玫初露脸

乙酉年农历5月18,是钱百万60大寿生日。钱百万的钱当然不止百万,外面人估计应该超过千万。但是,钱百万生活一直很低调,这次生日庆典,他没有在酒店举办,更没有邀请朋友,而是觉得在自家庆一庆更好。厨房的活本来是老伴儿在做,但他决定自己亲自掌勺,让老伴儿当副手。

钱百万是炊事员出身。早在文化大革命时,他就在县委党校当炊事员,虽然那时物质条件比较差,但做几道拿手菜他还是可以的。不过,那时县里召开三级扩干会,召开全县公、民办教师大会次数比较多,一来就是几百人,一开就是几天,所以,他的主要任务就是做大锅饭。改革开放后,县委单建了一个招待所,来客不再去党校。那时的炊事员是组织配备的,是铁饭碗,属工人编制,钱百万因为手艺好,眼睛头儿亮,人又勤快,就从党校调到招待所。再后来改制,各级党政机关包括学校,取消了炊事员编制,钱百万成了下岗职工;县委招待所也实行了承包制。钱百万承包了招待所的大、小两个伙房,他在这里淘了第一桶金,为他后来搞房地产开发打下了良好的经济基础和人脉基础。

今天他亲自下厨掌勺,明显地有些力不从心。当年做大锅饭,那锅铲大小与铁铣差不多,他三下五去二,很快就将锅底的干饭翻到上面来;炒小锅菜,他左手握锅把,右手持铁勺,手动勺到,火苗游于锅里,香味喷于空中。可现在,他只能用双手抱着锅把,才能免强簸几下。老伴儿说:“拉倒吧,还是我来。”

听见外面有人说话,钱百万借机来到客厅;原来是女婿、女儿和小外孙女一家三口。女婿是深圳一家公司的副总,女儿则是这家公司的主管会计;他特别喜欢小外孙女甜甜,因为她是他第三代的第一人,以往见面,他都要把她抱起来亲亲,可现在甜甜12岁了,特别肯长,个头儿差不多有妈妈高了,他只好弯下腰,在甜甜的脸蛋儿上亲一下,然后抚摸几下她的头发,算是表示亲热。接着儿子、儿媳和孙子豆豆也来了。儿子、儿媳在同一所中学当教师;他非常爱孙子豆豆,因为豆豆的耳垂长得大,他听看相的人说,耳垂大的人天生就是当官的料。豆豆已经11岁了,看上去比甜甜要矮半头,他摸着豆豆的耳垂说:“臭小子,长快点!”

随着厨房里一声“端菜”令下,所有的人都动了起来:有搬桌凳的,有清理碗筷的,有端菜的,有拿酒拿饮料的,不一会儿,一切准备就绪。

大圆桌本来不好分上席、下席,但大家一至认为,正对门的位子就是上席。钱百万老俩口刚坐好,女婿杜建军就拿起30年茅台,很熟练地解开红色封口布,先给岳父斟一杯,然后才给妻弟和自己各斟一杯,女士们和孩子当然都喝饮料,接着儿女们都站起来齐声高呼:“祝爸爸生日快乐!”

但是,大家刚坐下来,喝完酒的杯子还没放下去,只见门口又来俩人:一个美女右手牵着一个6、7岁的小男孩,左手提着一个生日蛋糕,径直走向钱百万。这时,刚刚喜庆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

“你们怎么来了?!”钱百万阴沉着脸说。

“给你祝寿啊!”美女笑眯眯地说着,随手拿起钱百万的酒杯倒了满满一杯酒,然后递给小男孩说:“东东,敬爸爸一杯,说,祝爸爸生日快乐。”东东真的接过酒杯,颤悠悠地递到钱百万面前,说:“祝爸爸生日快乐!”

二、白玫含苞待放

美女名叫白玫,30出头,是县城里最有名的大美人儿,也是最有名的“小辣椒”。她身材不高,仅1·58米;文化不高,初中还没毕业,但胆子特别大。

还是在上初二时,她在网上认识的一个网名叫玉蓉妹的朋友,说在洛阳给她介绍一份工作。到了洛阳汽车站她才发现,前来接她的玉蓉妹差不多有40岁,她应该叫她玉蓉姨才对。到了洛阳北区城乡结合部的几间旧楼房的第三层,她的朋友把她送到楼门口转眼就不见了,而跟着她来的是另一个胖女人。楼梯安有一道双扇大铁门,她刚上到三楼大铁门就被一个安排她住宿的这个胖女人上了锁。这是一间6人房间,6张木板床,那5张床上都放有大包小包,领她来的胖女人告诉她,右上角那张空着的床归她使用,说完就走了。

房间里一个人也没有,寂静得很。她放下自己的包,拉开床上的被子,仰躺着,伸开双臂,用双手抱着后脑勺,然后翘起二郎腿,慢悠悠的点着脚尖儿。已经两天两夜没有认真地睡过觉,她本能地想好好睡一觉,但她下意识地感觉,到这个鬼地方,绝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她认为,工作就工作,干嘛把人关起来呀!所以,她强打精神,翻身下床,双手扠腰扭几下,然后摇晃几下脑袋。她的这些动作还是在武校里养成的习惯。

10岁那年,白玫的父亲出车祸死了,第二年母亲也不见了,有人说到大城市里找了人家,有人说疯了以后淹死了,还有人说被人贩子拐卖到山沟里去了。到底哪种说法对,谁也说不清,但白玫从此再也没见到过母亲,这是再清楚不过的了。从此,白玫开始厌学。幸亏那时她家附近有几所私人办的武校,爷爷就把她送到武校练武。武校除每周开5节语文课外,再没开其它文化课。尽管练功时白玫晒成黑玫,但她很乐意。她在武校上了一年,爷爷说上不起,每年学费三千,还不包括生活费,让她接着上初中。在学校里,她一节课都没认真听过,网吧就成了她最愉快的乐园。

白玫一边扭着脖子一边走出房门,她站在走廊上抬眼望去,对面楼的玻璃墙上挂着白底红字的“好再来大酒店”竖匾,门前已排满了十几辆轿车,来来往往的人络绎不绝。她不知道让她干什么工作,她推测,即然是酒店,可能是端菜盘子吧。

酒店老板是个女人,姓王,员工都叫她王姐。王姐不仅深谙生意经,而且是管理行家。她把酒店分为三块:一块叫客房部,一块叫餐饮部,一块叫洗浴中心。三块各聘一位主任,直接对她负责。三块在内容上是相通的,就是吃饭、洗澡、睡觉,但又各有侧重。譬如餐饮,有一道菜叫玉蓉妹,其实玉蓉妹就是小姐,普通的玉蓉妹点一个一百,当然除陪酒外还陪睡,陪睡的小费客人另外自掏;高档的玉蓉妹那就贵了,这不仅要看长相,而且还要看是不是真雏,点一个从一千到三千不等。玉蓉妹客人可以带出去,但最长不得超过一周,每天一千,须先交压金两万才可带人。

白玫来了后,王姐先把她关起来,因为她吃过亏,有的雏鸡好不容易刚弄来,还不到两天就偷偷跑了。另一方面,她开始联系客人,因为象白玫这样高档次的,不是一般的客人能消费得起的。

白玫看见一辆黑色轿车停下后,从里面下来一个又高又胖的男人;几乎就在同时,领她到住室的那个胖女人也急匆匆向她走来。胖女人打开铁门,对白玫喊道:“走,下去吃饭!”

三、白玫身带刺

这是一座双面楼,夹道上铺着红色地毯,楼顶上的灯光柔和。胖女人在前面带路,到三楼308号门前,胖女人拿出扑克牌一样的东西,插进门锁,门就开了;白玫感到很新奇,她还从没见过这种钥匙。胖女人让白玫进去后,随手打开“请勿打扰”灯牌,关上门就离开了。

这里的一切对白玫都是新鲜的:她左手的门上边亮着“洗手间”三字的红灯,右侧是挂有衣服的立柜;再往前走几步,她发现房左侧的茶几上摆满了菜,还有酒瓶和罐装饮料;茶几旁边的沙发上坐的这个又高又胖的男人,正是她刚看到的那个人。白玫心里很呐闷儿:现在用这么多好吃的招待我,干嘛先把我关起来?正在白玫想心思的时候,那男人左手拍拍身边的沙发说:“来,这里坐。”

白玫已经十几个小时没吃东西了,还是早上7点多时吃的一袋方便面,真的饿急了,也就顾不了那么多,坐下来就拿碗动筷,狼吞虎咽起来。

这让胖男人格外高兴。他推断,这肯定是刚出笼的野雏。凭他的经历,一般有经验的小姐,来了后,首先会浪声浪气的说一些挑逗性的话,或者给你倒酒,或者干脆倒在你怀里,挑起你的兴趣;可这野雏根本就不懂行。看着她连头也不抬地大口咀嚼,看着她甚至连餐巾纸都不会用,就用袖口擦嘴的动作,看着他递去餐巾纸时她送来的嫣然一笑:那黑中透亮的眼睛,那白里透红的脸蛋儿,那藏着笑靥的酒窝,他真的心荡神怡,激情勃发,无法自己了。当白玫放下碗筷说一声“好了,饱了”时,他就迫不及待地象老鹰捕捉小鸡一样抱起白玫,推开对面的房门,把她扔到席梦丝床上。

按照王姐的意思,客人得到一个雏鸡,应在饭后先看一段录像,当双方都看得激情燃烧时再上床,这样雏鸡就失去了反抗力。所以,她在这种高档房间里都按放有录像播放器。但是,这男人见了白玫,自己早就欲火烧心了,他几乎是用颤抖的手在为自己脱衣解裤。

胖男人的举动,让白玫始料不及,但她很快就镇定下来了。当胖男人脱光衣服向她扑来时,她用右脚尖使劲向他的裆部踢了过去。一脚,只用了这一脚,这胖男人先还“哎哟”一声,后来连“哎哟”也没了,只是用双手捧着下体在白玫左侧滚来滚去。

白玫的衣服当然还穿得好好的。她慌忙下床,觉得还是要赶紧逃出这个鬼地方。她现在才开始害怕,她自己就能感到心跳加速,她不知道这个该死的男人会不会死,穿好鞋,她再看看这个男人,还能动弹,还能滚动,她在心理骂道:“让你知道小姑奶奶的厉害!”然后就匆匆地离开了现场。

下到大门口时,她本想到对面三楼上去拿自己的包,那里面有她的几件换洗衣服,还有从爷爷那里骗来的二百块钱。但她犹豫了一下,担心那铁门上了锁,更担心误时。所以,她就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大摇大摆地走出了虎口。

初秋的夜晚,天气有些寒冷,加上又下着细密的小雨,白玫感到阵阵寒意袭来。远近高矮不一的楼房里,闪烁着点点灯光,地面宽窄不同的道路四通八达,她不知道往哪里走才好。这时,她发现她的左侧,有来往汽车灯光闪过,她推断那肯定是公路,就匆匆向那里奔去。

被雨水淋过的公路,在汽车灯柱的照耀下闪闪发光。有一辆大货车迎面而来,白玫双手交叉不停地摆动,但司机就跟没看见一样,汽车呼啸而过;一辆接一辆,效果都一样。白玫只好走到路中间招手,这时,也就在这时,只听“砰”的一声,她被撞出至少有五米远。

四、白玫、百万首相遇

白玫被撞在路边的湿地上,她翻了几滚后本能地想站起来,但摇晃几下还是倒下去了。车是从她背后撞击的,撞她的车早已无影无踪了。

秋天少有暴雨,细雨绵绵,寒气瑟瑟。白玫的秋衣在包里,她只穿了一件衬衣和一件浅蓝色的外套,连秋裤都没穿。幸亏她现在基本上失去了意识,才没有冷的感觉。正在这时,有一辆黑色轿车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一个中年男子,这个人就是钱百万。

其实,钱百万最早的名字叫钱来顺,是他爷爷起的,意思是钱来得顺;文化大革命时,他的班主任给他改为钱向阳,在党校当炊事员时,就使用的是“向阳”这个名字;改革开放后,母亲给他算过命,先生说,“向阳”这个名字不好,与命理相冲,那时候有个说法,叫“万元户,刚起步”,算命先生就给他取名为钱百万。母亲很迷信,经常对他说,人一定要多做善事、好事,千万不能做坏事,老天爷是长有眼睛的,天天在看着咱们,作坏事的人必定会遭天打雷劈。

钱百万从事房地产开发以来,事业真是如日中天;但是,建筑材料一直在不断的上涨,这让他还是有些烦心。他今天到洛阳来,主要是想落实一下钢材的具体价格。

钱百万坐在副驾上,看见前面一辆轿车撞飞一个物体后仍飞驰而去,就让司机小李减速,把车停在路边。他下车一看,吓了一跳,原来是一个人;摸摸鼻子,还在出气,他让小李帮着打开车后门,自己抱起白玫上了后座。白玫整个人是都软的,他只好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腿上,摸摸衣服,全湿透了,他只好脱下西服盖在她的身上,然后对小李说:“开慢点,看看哪里有医院。”

到了市中心的人民医院,钱百万交了两千元押金,办完住院手续后,对小李说:“你在这里守一会儿,我去替这孩子买两件秋衣。”

天已经大亮了,雨后的阳光让人倍感亲切。白玫苏醒过来后,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被车撞了她知道,但是怎么到医院来的她一点印象都没有。小护士量完体温刚要走,白玫叫住她:“哎!哎!”,她不知道怎么称呼她,只好哎两下,然后问:“我怎么到这里来了?”

“你爸送你来的呀。”小护士笑着说:“你已经睡了一天两夜了,可把你爸急坏了。”

“我爸?”白玫心想:“我爸早死了呀。”接着她不解地问:“那他人呢?”

“我也不知道呀,他说他一会儿就过来。”她们正说着,听见钱百万和小李在外面说话,小护士又笑着说:“你爸来啦。”

交谈中,钱百万知道了他们是一个县的,算是老乡了;交谈中,白玫知道了她拦车拦错了方向,不是这一撞,她会离老家越来越远。白玫最后决定,坐他的车回老家。

白玫的伤势并不重,主要是软组织和一些皮外伤。在医院里观察一天后,他们决定离开洛阳。

癫痫药物治疗好吗
治疗癫痫病的常规方法
症状性癫痫的治疗方法

友情链接:

鹰视虎步网 | 斤怎么减肥 | 珍珠草图片 | 宝湾传奇 | 杭州最好玩的景点 | 快播种子大全账号 | 雾天行车开什么灯